巴金搬入霞飞路霞飞坊(如今淮海中路淮海坊)59号三楼-台风新闻
点击关闭

故居创作-巴金搬入霞飞路霞飞坊(如今淮海中路淮海坊)59号三楼-台风新闻

  • 时间:

波音客机存在裂缝

1937年,巴金搬入霞飛路霞飛坊(如今淮海中路淮海坊)59號三樓,他在這裏寫完了《春》。霞飛坊59號,現為淮海中路927弄59號,系三層的新式里弄樓房,大門邊牆上刻有:「著名文學大師巴金1937年曾在此居住」。淮海坊共有3層磚木結構房屋199幢。建築式樣上擺脫了石庫門的模式,模仿了法國式的住宅,安裝了鋼窗,有壁爐煙道和抽水馬桶,廚房內安裝煤氣,是上海比較有特色的、中外結合的歷史建築。1939年10月到次年5月,巴金在此完成了長篇小說《秋》的寫作。抗戰時期,巴金離開上海輾轉于廣州、桂林、昆明、貴陽、成都、重慶等地,回到上海依然住在霞飛坊。1946年,夫人蕭珊與女兒小林自重慶返滬后,巴金遂在此安家,直到1955年喬遷到武康路的寓所。

為一個人 逛一座城 | 追隨巴金 感受上海深厚文脈

《家》《春》《秋》創作地

故居二樓左邊是巴金的卧室,床頭正中擺着一張夫人蕭珊的黑白照。書房的壁爐上,放着一尊巴老的塑像,出自蘇聯雕塑家謝里漢諾夫之手,巴老對這尊塑像非常滿意。書房外的走廊也是封起來的,同樣放了書桌、書櫥、書架等,是巴老白天喜歡呆的地方。巴老就是在這兩張書桌上,寫出了《友誼集》《讚歌集》《傾訴不盡的感情》等散文集,晚年巨著《隨想錄》的前三卷也是在這裏完成的。

1923年秋天,巴金進入上海南洋中學當住讀生,從此上海的石庫門、亭子間、小閣樓里,處處都留下他的身影,他的著作如驚雷般震顫了中國文壇的神經。巴金在上海留下無數印跡,上海也激發了巴金最旺盛的創作力。可以說,是上海成就了巴金,巴金也成就了上海。我們可以隨着巴金的腳步,感受上海的悠悠文脈。

巴老創作《家》時曾住過兩個地方:寶山路寶光里14號和陝西南路步高里14號,但前者已經在早年戰火中毀壞。步高里在陝西南路287弄,整個步高里分為左右10段,居住着300多戶人家。步高里的石庫門建築融合了西洋聯排房屋風格,依然保存着濃濃的中國傳統民居文化風俗。

巴金一生最後的居所徐匯區武康路113號,巴金一生最後的居所。他在此居住了40多年,在這裏,他寫成了《創作回憶錄》《往事與隨想》《長夜》《隨想錄》等作品。如今,巴金故居免費參觀,門口有工作人員發門票,遊客還可以拿着門票去主樓後面的輔樓里免費蓋章留念。

新民晚報記者 沈琦華

    

巴金故居是一幢漂亮的花園式洋房,故居的花園延續了巴金的生命,雖然故人已逝,但巴老當年親手栽下的植物依然繁茂,廣玉蘭粗壯的樹榦需要兩個人合抱才圍得起來。故居正前方掛着一幅巴老開懷歡笑的照片,客廳中幾個大書櫃,把整個牆壁都佔滿了,書櫃里全是巴金的著作。客廳外面的走廊是封起來的,巴金稱作「太陽間」,晚年的巴金因為腿腳不便,常在太陽間寫作、沉思,《隨想錄》的后兩卷便是在這裏創作的。

圖說:巴金故居 新民晚報記者 沈琦華 攝

今日关键词:土耳其 军事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