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珠罗布作为西藏自治区级的金属佛像锻造技艺传承人-广元新闻点击
点击关闭

技艺西藏-顿珠罗布作为西藏自治区级的金属佛像锻造技艺传承人-广元新闻点击

  • 时间:

周琦五犯离场

圖為曲英志玫向記者介紹家傳手抄的記錄技藝的文本。攝影:楊悅笙

頓珠羅布告訴記者,打鑄佛像的工序大致分為原料畫線、切割、焊接、敲打、組裝成型等步驟,所有工序都是家族長輩手把手教會的,家中還有世代手抄流傳的畫冊、筆記作為自學教材,能夠追溯的傳承歷史有八代。3個人完成一尊佛像的打鑄需要兩個月的工期,一般寺院訂購的中等大小的一尊佛像售價10萬元左右,一家人年純利潤達50至60萬元。

百鍊成鋼,千錘成像,手藝的學習是一個日積月累的過程。今年30歲的家族傳人曲英志玫告訴記者,自己13歲起就學習打鑄技藝,從最基礎的畫線、畫像到最難的打鑄佛頭,經過了12年的學徒積累,到25歲時才可以獨立造像,造像身上每一處敲打的痕迹,都是歲月的積淀和初心的堅守。工匠精神最可貴在於傳承,當輝煌的家族手藝與現代教育體系相遇,家族技藝又該如何繼續傳承?曲英志玫認為這並不衝突,「我們小時候受教育程度低,漢語文不怎麼掌握,也不懂科學文化知識,對我們傳承、發揚文化其實有很多限制,現在我的兩個小孩都在上學,學習了很多現代文化,漢語也能很好地掌握,他們同時也對手藝感興趣,將來畢業后再繼續傳承我們家族技藝的話,會比我們這一代做得更好,教育和手藝是完全可以並進的。」

中國西藏網訊 經濟全球化和工業信息化給今天的人類社會帶來了極大的生活便利,但潛心格物的工匠精神並沒有過時,反而受到時代的呼喚和追捧。在西藏東部的深谷里,就有這樣一批人仍然在堅守、傳承千百年來祖輩留下的匠人手藝。2018年5月23日,記者來到西藏昌都市嘎瑪鄉,三個半小時的盤山土路將我們帶到了深藏藏東卻聞名於世的嘎瑪溝。在嘎瑪溝的里土村,如果你手上「活」不好,會很沒有顏面,因為這裏幾乎家家戶戶都有一項家族傳承的手工藝。

圖為頓珠羅布與部分家人合影。攝影:陳衛國

圖為昌都市區通往嘎瑪鄉的路,異常艱險。攝影:楊悅笙

如果你在村裡問鍛造佛像哪家強,熱情的村民一定會指向「嘎倉瑪」——這個以精湛的佛像鍛造技藝享譽「多堆」(康區)和「多麥」(安多地區)的家族。族人告訴記者,在老一輩的口述中經常以浪漫主義的口吻這樣描述:在穹蓋如九棱金法輪,地貌似八瓣蓮花的瀾滄江源頭,如金色飄帶般流淌的扎曲河的右岸,具備一切工巧明技藝的林妥地方,世代居住着嘎倉瑪這一祿東贊後裔家族,源遠流長,工法精湛。「嘎倉瑪」家族繁衍至今,頓珠羅布擔起一家之主的責任,在家中擴建了廠房,其兄則到四川阿壩州金川縣設立「分廠」,一家人在西藏、四川、青海等地不斷開拓市場,四世同堂的一家人從老者到青壯均能掌握噶瑪噶赤畫派的繪畫技法和浮雕鑄術(即將平面構圖用銅、鐵等材料塑造成立體造像的技藝,俗稱打鑄),該家族先輩在設計佛像度量時,佛身部分參考印度風格的響銅佛像,色彩基調依據內地國畫,背景布局則按嘎瑪溝當地的風景繪製。

嘎倉瑪一家現在秉持的理念是達則兼濟,不固步自封。頓珠羅布告訴記者,他的願望是將家族手藝傳播給更多的人,只要有人願意學他都會傾囊相授。村裡、鄰鄉很多人都到他家做學徒,按手藝高低每天可發工資70至500元不等,能夠激勵村中的貧困戶靠自己的手藝脫貧致富。頓珠羅布作為西藏自治區級的金屬佛像鍛造技藝傳承人,在昌都市政府的支持下掛牌成立了工藝傳習所和就業培訓基地,目前已經有多批學徒從傳習所結業,有的已經自立門戶,成為獨當一面的手藝人,嘎倉瑪家的傳承正在走向新時代。(中國西藏網 記者/楊悅笙)

圖為頓珠羅布正在銅料上畫線。攝影:楊悅笙

今日关键词:央视批评周琦